“罗辑思维”一年半仍未上会,知识付费是不是“割韭菜”?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0日
       北京四微创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创”)近日因财务信息到期被深交所停牌。值得注意的是, 思创以实际控制人罗振宇和“罗记思”计划而闻名, 被誉为A股“知识付费第一股”。事实上, 企业在IPO过程中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新财务信息是一个普遍现象,

但自2020年9月Think Creation接受申请以来, 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左右,

因到期暂停发行, 也被深交所查询了三轮。公司尚未出席会议, 与思创同日录用的简测(301228.SZ)已上市两个多月。事实上, 不仅是创智的IPO并非一帆风顺, 互联网上关于公司和知识付费的争论也从未停止过。有人认为, 为知识付费可以从中受益, 也有人说, 为知识付费其实就是“割韭菜”。比如, 在知乎上“罗辑思维”话题下的帖子中, 印石财经记者看到, 有网友评价为“一条知识闪烁”、“随意传播的‘知识’”, 招股书中, 曾志兴在招股书中称, 自己是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的企业。线上通过“获取”App、微信公众号“罗吉思薇”等平台, 线下通过“获取高级研究院”、“时光之友”跨年演讲等, 提供通识教育和通识教育终身学习者。技能培训培训服务。主要有在线音视频课程、有声读物、电子书、实体书、线下课程等产品形态。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 公司主要财务数据如下: 然而, 令人惊讶的是, 2018年至2019年, Mind Creation的很大一部分业绩是通过无资质“卖课”获得的。招股书显示, 公司下属企业在报告期内获得天津参与公司业务, 包括线上知识服务、部分线下知识服务、部分电子商务业务。其中, 在线知识服务包括课程、有声读物和电子书。 2018年1-8月和2019年, 天津获得的在线知识服务营业收入分别为4.93亿元和2.51亿元, 思维创造年分别占4.93亿元和2.51亿元。占总收入的66.8%和40%。当时, 天津市没有从事这些业务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直到2019年8月, 通过收购具有该等资质的Ushimi并对业务主体进行调整, 创想的相关经营可以说是合规的。尽管公司在招股书中多次强调行政处罚风险较小, 但公司无资质从事相关业务并获得高额收益已是不争的事实。真的能唤起用户的求知欲吗?创想表示, 其从事“终身教育”行业,

并援引艾瑞数据称, 2019年中国终身教育行业规模预计将达到824.5亿元。深交所进行三轮询价期间, 公司多次被要求解释“终身教育行业”概念的来源、背景和权威性, 以及使用咨询公司的报告对行业定位进行分类是否审慎合理。在询价过程中, 交易所的担忧也很明显。那么,

创心的“终身教育”服务是否充分激发了用户的学习热情?为知识付费真的能增加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吗?首先, 招股书提示“App用户等各项指标增长受限或持续下降的风险”。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 创想“获取”App新注册用户数分别为681.37万和397.5万。 1万、456.46万、172.03万, 新增付费用户分别为164.91万、91.1万、82.61万、33.37万。 2019年以来新增注册用户数远低于2018年数量级, 报告期内新增付费用户数持续减少。
       这说明愿意为Mind Creation的“知识付费”买单的消费者越来越多。它似乎越来越慢。此外, 银视财经记者还发现, 与新冠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和在线办公需求增加不同, 创智在线知识服务业务受到不利影响。环比下降13.83%, 同比下降10.29%, 同期用户留存率也有所下降。对此, Mind Creation解释称, 公司的在线课程主要面向上下班通勤和非工作时间的用户使用。 2020年上半年, 受疫情影响, 全国大部分地区用户在家办公, 以及在路上通勤的用户比例。显着降低, 从而也影响了用户使用在线课程和服务的频率。该公司还表示, 疫情期间居家隔离的环境增加了公众对在线娱乐消费的需求, 在线自主教育的需求和意愿相对减弱。在一定程度上, 在线学习时间已经被其他娱乐活动挤占了。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Mind Creation的产品和课程内容激发了用户对终身教育和知识获取的热情, 为什么人们学习这些课程的意愿更多停留在通勤的路上?为什么人们在家时更喜欢将时间花在娱乐活动上, 而不是学习思想创造的成果?从知识付费的价格来看, 招股书显示, 思维创想的不同产品中, 《去高等研究院》的最高价格在10000元以上, 其他课程基本都在1000元左右的水平或1000元以内。但2018年秋季0班至2021年暑期9班已招收14000余名学生, 但重复购买的只有27人, 比例不到0.2%, 而且每个班都获得了高等研究院.在线课程的迭代量在20%左右, 知识内容不断更新, 为什么学生的复购意愿如此之低?除了运营不合格、能否激发用户学习意愿的质疑之外, 创想也存在罗振宇个人的问题对知名专家学者的依赖、依赖等风险。公司拟筹资10亿元以上, 用于知识服务平台优化升级等项目。但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 公司货币资金将超过9亿元。从招股书来看, 募集和投资的项目是必要的。 , 但几乎要等到募集资金到位后才开始实施, 那公司为什么不能先把自有资金投入呢?知识付费是否“割韭菜”尚无定论, “知识付费第一股”思维创造的IPO能否成功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