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量子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2日
       ■赵云 不久前, 他参加了中欧科技协会举办的自主创新与自主品牌研讨会。 与会嘉宾对自主品牌理念和自主创新路径的慷慨陈词, 以及对合资、自主品牌的批判, 令人钦佩。 其中, 中欧技术协会会长徐炳进先生可谓是中国汽车工业的领军人物和奠基人之一。 他介绍了与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就汽车产业进行多边谈判以加入世贸组织。 其中的细节让我们的年轻一代颇为新鲜。 老一辈汽车人对中国汽车的情怀和保护中国汽车的精神和原则, 正是当今中国汽车领导人所缺乏的。 不过, 在两个小时的会议结束之际, 除了回顾历史和对中国自动驾驶现状的不满之外, 希望与会的记者们为唯一的“愤怒青年”会议加油。
        会议结束了, 实质也结束了。
        人们甚至忘记了为什么血压会上升。 近日, 我看到奇瑞量子发布的12个品牌和品牌标识刚刚通过了国家商标局的初审, 重启的项目已经开始有实质性的行动。 此前, 奇瑞量子一位负责公关的年轻人走访并向记者描述了奇瑞量子的前世今生:一家在合资大潮中不甘失去自我主导的车企(似乎错过了 机会多多), 一场关于自主之路和合资新探索的探讨, 一位领军大佬(郭倩)和一群高手(Volker Steinwascher曾任大众汽车集团北美业务负责人, Gert Hildebrand刚从宝马集团MINI设计总监的位置上退休)开拓实验, 双方母公司实力不强 没有现成的产品可以进口, 只有人才、资金、政策(双方在 合资)、相关产业的资源和创新的土壤,

这一切听起来像是凉山和硅谷的混合体, 但有着自由这股空气、自由土壤和自由精神的新生力量 t 焕然一新。 事实上, 纵观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现状, 在合资模式的强烈诱惑下,

一些企业发展自主品牌和自主创新的意识逐渐被抹杀, 但这不能归咎于任何人。
        . 在中国汽车市场近半年销量增速下滑的趋势下, 中国自主车企首当其冲。 进展顺利。 他们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等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CKD工厂为其海外销售做出了很大贡献, 甚至其母公司在该国的份额也在增加。
        但必然要面临的一个问题是, 即使是欠发达国家对汽车质量和汽车设计的要求也更高, 而奇瑞、长城、中国海外农村围绕城市, 也就是从第三世界国家最终渗透到 欧盟和美国在这方面需要加快改进。 对于欧美市场, 奇瑞、长城等国产品牌在这些市场没有品牌底蕴和美誉度, 甚至背负着“中国制造”的偏见。
        和一个许多服务于大品牌的汽车工程师和设计师所创造的新品牌和新产品, 基于国际标准, 显然更能被欧美市场所接受。 从某种意义上说, 奇瑞量子的实验或许正在践行这样一条自主经营的路线:一流的人才、先进的零部件供应和研发体系、可靠的质量、优秀的设计、国际标准, 打造出征服欧美市场的利器。 回首往事, 那些在海外打响名声、大放异彩的新品牌,

已经开始跻身国内市场跨国公司知名品牌行列, 反哺本土市场。 或许这是中国汽车实现自主野心的一次有益尝试。